站内检索:
·
·
·
·
文博动态搜索
类 别:
关键字:
当前位置:>>学术研究  
浅谈武夷山城村古民居砖雕艺术
 
时间:2009-10-14
文章来源:《福建文博》2009年第三期
作者:高绍萍 林连芝 赵福凤
共阅:[12865]

以下是引用片段:

                  

                     高绍萍 林连芝 赵福凤

 

(福建闽越王城博物馆 福建武夷山 354305

 

       城村,昔称“古粤城村”,位于武夷山市南部。这里山环水绕,地处江西入闽的交通要津上,西汉闽越王城遗址即坐落于村旁,村落便因这座古老的王城而得名。考古资料表明:自闽越亡国直至唐宋时期,这里才又开始形成聚落;元朝年间,由于林、李、赵三姓望族的入迁,聚落渐成规模;到了明清时期,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地处交通要津的古村落,便很快发展成为一个繁华的商阜码头,具有四合围墙和井字形街道的寨堡式村落也由此而诞生了。

        城村三面为崇阳溪所环绕,山川秀丽,田园如画。其平面布局,有三十六街、七十二巷之称,现存明清时期的坊、亭、庙、祠堂和众多民居等古建筑点缀其间,使村落保留着浓郁的明清时期的街容巷貌。古建筑上的石雕、木雕和砖雕丰富多彩,琳琅满目,其中尤以砖雕保存最多也最为精美,是城村明清建筑雕塑艺术的精髓。砖雕主要装饰于古建筑门楼上的门头、门额、门楣、门脸之上,现存较好的门楼有三十余处,内容主要有字符、锦纹、杂宝博古、人物神祗、动物花草等,现从各类中选择几处较具代表性的作品简介如下:

        一、字符

 城村砖雕中以字符为主的图案相对较少,一般出现于村寨门楼或祠堂、庙、庵等门楼之上,如村寨门楼上的“古粤”、“锦屏高照”;祠堂门楼上的“李氏家祠”、“百岁翁祠”;庙、庵门楼上的“镇国庙”、“崇福”、“降仙”等,其字符多是说明所处的地点名称,少数为吉祥用语,字符雕饰的位置多为门头的字牌处。

 1、古粤  饰于村寨南大门(正门)上方字牌处,行书,浅浮雕。字体刚柔相济,古朴厚重。雕塑者以刀代笔,在表现悠远故国胜迹这一命题时,做到了形式与内容高度统一,将村寨的正大门营造得古意盎然,令人顿生思古之幽情(图一:1)。

 

 

图一:1   古粤

 

 2、降仙菴  饰于降仙门楼门头字牌处,楷书,浅浮雕。字体圆畅劲健,丰而有骨。外圈以花草拐子纹缀饰边框,丰润素雅的文字衬以精细繁褥的花纹图案,层次感强,装饰意味浓烈,使“降仙”三个字更显得肃穆庄严。(图一:2)。

 

图一:2   降仙菴

 

 二、锦纹

 城村砖雕以锦纹为题材的图案纹饰,主要有“”字纹、太阳花纹、拐子纹等几种,多用于点缀砖雕中的主体图案,单纯以锦纹为主体的图案相对较少,城村砖雕中仅见几处,多饰于门脸部分。

 1、“”字纹  饰于城村崇福门楼门脸上方,高浮雕。图案由多个“”字构成,满布画面,“”字不出头。“”字为古代一种咒符,一种吉祥符号,也是佛教的一种标志。图中“”字勾连回环,字字贯通,很好地表达了吉祥如意,绵延不断的寓意,是一幅构思精巧的锦纹纹砖雕作品(图二:1)。

 

 

 

图二:1  “卍”字纹

 

 

 2、太阳花纹  饰于城村林氏家祠门楼门脸下方,透雕。图中太阳花以网格相连,铺满整个画面。从构图上看,太阳花的四个斜向花瓣配在横、竖向的网格中,给人以四通八达的“米”字形的视觉效果。图案的透雕形式,使作品显得密而不堵,满当而不失空灵。太阳普照大地,太阳花有吉祥如意的意思,也是希望与幸福的标志(图二:2)。

 

 

 

图二:2   太阳花纹

 

 三、杂宝博古

 城村砖雕以杂宝博古为题材的图案较为丰富,杂宝有宝珠、古钱、方胜、玉磬、犀角、银锭、如意、祥云等,博古主要有铜炉、瓷瓶、书籍、字画等,杂宝博古图案多与动物花草和人物神祗相组合,也有部分杂宝博古相互组合构图。

 1、平升一级图  饰于城村新街17号门楼门额右侧,高浮雕。圆形画面 ,居中的宝瓶插有象征富贵的牡丹花,其旁斜置战戟,左侧平置笔架。“笔”与“必”谐音,“瓶”与“平”谐音,“戟”与“级”谐音,寓意必定平升一级。在圆满的画面中,寄托着人们祈盼富贵荣华的美好愿望(图三)。

 

图三   平升一级

 

 2、平升气象与必定如意图  饰于城村大街9号门楼门额正中部,高浮雕。画面轮廓为倒立的蝙蝠,插有莲花的宝瓶居中,宝瓶后斜立一只如意棒,宝瓶右侧摆放笔、银锭,左侧置一笙(簧管乐器)。倒立的蝙蝠不仅寓意“福到”,而且使整个画面显得轻巧灵动,别具情趣。图中“笙”与“升”谐音,“瓶”与“平”谐音,取意升平气象。“笔”与“必”谐音,“锭”与“定”谐音,与如意棒相配,取意必定如意。整幅图案体现普通百姓对良好世风的向往,对诸事皆能如意的美好期盼(图版肆:1)。

 

 

图版肆:1   平升气象、必定如意

 

 四、人物神祗

 城村砖雕以人物神祗为题材的图案相对较少,主要有福禄寿三星、八仙、历史故事、戏曲人物、普通百姓等,构成一组组对光明、幸福、安居乐业的祈望,对忠臣良将、名人贤士的怀念和对忠孝伦理的宣扬等百姓喜闻乐见的画面。

 1、福禄寿三星图  饰于城村降仙门楼门楣正中部,高浮雕。画面从左至右依次为福星、禄星、寿星,其中福星手抱一个童子,面容和蔼。禄星头带官帽,手持如意捧,两旁各配一位侍者,一幅潇洒自得的样子。寿星左手捧寿桃,右手持杖,面容慈祥。福星司祸福,禄星司富贵贫贱,寿星司生死寿考。图画寓意三星在户,阖家幸福、富裕、长寿,体现了人们求福、求禄、求寿的美好愿望(图版肆:2)。

 

 

图版肆:2   福禄寿三星

 

 2、渔樵耕读图  饰于城村崇福门楼门脸中部右侧,高浮雕。砖雕于“文革”期间被破坏,但残存部分依稀可窥全貌。画面有人物、房子、山石、树木、溪水以及桥、犁、牛、几案等景物,在横幅长卷中描绘了渔、樵、耕、读四个场景。一幅亦耕亦读,安静宁谧,安居乐业的田园风情跃然墙上。“耕为本务,读可荣身”,它反映了人们“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耕读理想

 

五、动物花草

城村砖雕以动物花草为题材的图案最为丰富。动物类主要以龙、凤、狮、麒麟、鹿、羊、猴、马、鱼、老鼠、喜鹊、仙鹤、蝙蝠等较多见;花草类主要以梅花、牡丹、莲花、灵芝、卷草、南瓜、葡萄等为主。图案多为花卉鸟兽等相互组合,以象征和寓意各种美好的愿望。

1、五蝠捧寿图  饰于城村新街14号门楼门额正上方,高浮雕。图案中五只蝙蝠环绕一团寿字飞舞,寓意福寿双全。“蝠”与“福”谐音,五福包括长寿、多子、富贵、有德、寿终五项内容。同类图案在城村砖雕中较多见,此幅是最具代表性的福寿图(图四)。

 

 

图四    五福捧寿

 

 2、喜上眉梢图  饰于城村李氏家祠门楼门额下方右侧,高浮雕。画面雕饰两只喜鹊,一只立于梅花树上,一只立于太阳花旁,两只喜鹊上下呼应,闹春报喜。因“梅”与“眉”谐音,喜鹊飞立梅花树上意即“喜上眉梢”,表达人们希望喜事常伴,喜气盈门的美好愿望。砖雕以方圆相衬的构图,使画面显得活泼喜气,方圆之间再加饰一周卷草纹,更增强了装饰的层次感。该该砖雕雕工精细,花、鸟、树均栩栩如生,是一幅内容与形式完美结合佳作(图版肆:8)。

 

 

图版肆:8   喜上眉梢

 

 3、马上来财图  饰于城村新街17号门楼门框上方右侧,高浮雕。图中描绘了一匹回首引豺的骏马在山道上飞奔,。“豺”与“财”谐音,寓意马上来财。工匠用粗犷的刀法,生动的形象使画面极富动态,向前的快马引豺而来,马蹄嗒嗒,扑面生风,这是一幅象征性很强的求财图(图版肆:3)。

 

 

图版肆:3    马上来财

 

 4、多子多孙图  饰于城村新街14号门楼门额右侧,高浮雕。图中描绘两只老鼠正爬在一棵结满果实的南瓜藤叶中,一只匍伏前爬,一只仰望上攀,正欲品尝这累累硕果。鼠的繁殖力强,在十二生肖中又对应地支“子”位,故有“鼠为子神”之说。另外南瓜多仔(子),且“南”与“男”谐音,因此这幅图有子孙满堂,多生男丁的寓意。图中老鼠健硕,瓜叶繁茂,画面饱满,其构图特征很好表达了求子和人丁兴旺这一命题(图版肆:9)。

 

图版肆:9   多子多孙

 

 5、鲤鱼跃龙门图  饰于城村大街9号门楼门楣正中部,高浮雕。图案中部雕有一个牌坊式龙门,两侧鲤鱼相争腾跃。鲤鱼跃龙门象征读书人科举高中,从此平步青云,光宗耀祖。图中除龙门用静态的横线和直线外,其余的景物如涌动的水浪,舒卷的云朵,以及摆尾跃起的鲤鱼,均用波曲流转的动态线条,就连边框也选用曲线多变的开光样式。在对称的构图中,这些线条动静对比强烈,使画面左右呼应,营造出喧闹欢腾的艺术效果(图版肆:4)。

 

 

图版肆:4    鲤鱼跃龙门

 

 6、一路连科图  饰于城村新街14号门楼门楣左下方,高浮雕。图中一只鹭鸟独立于莲池中,因“鹭”与“路”谐音,“莲”与“连”谐音,莲花生长常是棵棵相连,聚成一片,取意“连科”。旧时科举考试,连续考中谓之“连科”。“一路连科”寓意应试成功,仕途顺遂。砖雕中的莲花、莲蓬和荷叶形态各异,引颈昂首的鹭鸟以及众多粗犷挺拔的笔调,形成一种向上的走势,将莲池表现得欣欣向荣,蓬勃向上,有力地渲染了画面的寓意(图版肆:5)。

 

 

图版肆:5   一路连科

 

 7、封侯挂印图  饰于城村大街9号门楼门楣右侧,高浮雕,局部透雕。在扇形画面的中部,一只猕猴在枫树上挂上一方帅印,另一只蹲坐于树下仰首庆贺;画面的左边,两只蜜蜂在一旁飞舞嬉戏;在画面右边,挂着帅印的树枝上两只鸣叫的喜鹊正在报喜祝贺。“枫”、“蜂”与“封”谐音,“猴”与“侯”谐音,画图寓封侯挂印功成名就之意。从构图上看,画中所有的视线都集中于中部封侯挂印这一事件上,蜜蜂与喜鹊的欢闹声响也都呼应这一中心事件,因此,达到了形象生动,中心突出的效果(图版肆:6)。

 

 

图版肆:6   封侯挂印

 

 8、双狮戏球图  饰于城村降仙门楼门额正上方,高浮雕,局部透雕。图中描绘一对瑞狮腾驾于祥云中戏弄绣球。狮乃百兽之王,凶猛、威武,民众以之驱邪镇宅。绣球为祥瑞之物,又称“绣球锦”或“绣球纹”。“狮”与“师”谐音,故“双狮戏绣球”象征官品与权贵。另外,雄狮与雌狮嬉戏,狮毛缠裹,滚而成球,便会生出小狮子,因此,也象征子孙繁衍、家族昌盛。精细的雕工使瑞狮、祥云和绣球等形象生动,栩栩如生;对称的构图,使画面左右呼应,充满生气,也增强了图案的装饰感(图版肆:7)。

 

 

图版肆:7  双狮戏球

 

六、结语

城村古民居的建筑风格与皖南、江浙一带较为接近,现存较好的砖雕计三百余幅,也多具徽派特点,可列入徽派砖雕系统。城村砖雕图案的装饰纹样十分丰富,如上所述,内容主要有字符、锦纹、杂宝博古、人物神祗、动物花草等几类。图案多为几类纹样组合构图,少见单类纹样组图的。画面往往采用借代、隐喻、比拟、谐音等手法传达某种寓意,例如:借松代寿,借牡丹代富贵,借南瓜石榴代多子;以羊隐喻孝,以“暗八仙”隐喻祝寿;以荷比拟品行清廉;以蝙蝠谐音“福”,以鹿谐音“禄”等等。城村砖雕从题材上主要可概括为祈福纳吉、伦理教化和驱邪避灾三类,其中又以祈福纳吉类居多,有求福、求寿、求喜、求财、求安、求子、求功名、求进取、求利禄等。这些题材最贴近百姓生活,它们以朴素而直白的艺术语言表达民众对生命价值的关注,对家族兴旺的期盼,对富裕美满生活的向往。在漫长的岁月里,人们将这些饱含着中国文化精神的画面和表现形式定格在与之生息相伴的砖雕图案中,让世人进出瞻仰,目目激励,代代相传,数辈不忘祖先遗愿。城村砖雕通过平雕、浮雕、透雕、线雕等手法,根据不同的题材,雕工或繁褥精细,或简约粗犷;构图或取意象形,或疏密相衬,当圆则圆,方长有度;无不达到画面生动,构思精巧,匠心独具的艺术效果,每一幅作品都做到了形式与内容高度的统一。  

城村砖雕仅是武夷山境内清时期砖雕艺术的一个缩影。现存艺术水平较高的古民居砖雕在武夷山境内的下梅村、五夫村、曹墩村等地还有很多,在福建省境内更有广泛的分布。本文仅作引玉之砖,希望有更多的专家学者关注与深入研究古民居砖雕这一民间美术瑰宝。

 

 

主要参考书目:

①、《民间砖雕》蓝先琳编著,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58月。

②、《民间石雕》段建华、王抗生编著,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58月。

③、《图说清代女子服饰》王金华、周佳编著,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74月。

④、《图说清代银饰》王金华编著,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74月。

 

                             

                                                                                                            本文刊于《福建文博》2009年第三期

 

 

 

                                         


相关新闻:
 
     
 
福建省文物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www.fjww.com 众成伟业 制作维护
 
地址:福州市白马中路25号 邮编:35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