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检索:
·
·
·
·
文博动态搜索
类 别:
关键字:
当前位置:>>文物知识  
国际古迹遗址日的由来
 
时间:2005-07-01
文章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共阅:[10090]

    1982年4月18日,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在突尼斯举办科学研讨会,同期在哈马马特召开的执行局会议上,有代表首次提出建立国际古迹遗址日,并在每年的这一天举办全球性的庆祝活动。这一建议经执行委员会讨论后通过,并于次年11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22届大会上得到批准。大会在一项决议中号召各成员国倡导并推行“4·18国际古迹遗址日”。

    此后不久,在欧洲委员会的组织下,许多国家开始在每年的9月份庆祝“欧洲遗产日”。可以说,“欧洲遗产日”从某种程度上弱化了“世界遗产日”的影响。不过,依然有越来越多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会员国在4月18日这一天举办各种与遗产有关的庆祝活动。

    从2001年开始,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每年都要为4月18日确定一个活动主题,各会员国根据这一主题自行选择活动内容与形式,如举行圆桌会议、科学研讨会,开办展览、讲座,向公众免费开放博物馆和遗产地等。之后各国会将有关报告、论文、海报、新闻报道等文字和图片资料送交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秘书处备案。


近5年“国际古迹遗址日”主题回顾


    2005年主题:背景环境中的古迹遗址 

    城镇风貌和自然景观变化下的文化遗产保护这也是今年十月即将在西安召开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第十五届大会暨科学研讨会的主题。

    1964年通过的《威尼斯章程》首次提到古迹遗址的环境这一概念。古迹遗址的周围环境对于文化遗产价值的体现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而一直受到学术界的关注。但是,现实表明,对遗产周围环境治理远远落后于对古迹遗址本身的维护。无论在鉴定、记录、保护还是可持续性发展方面,古迹遗址的环境在观念、技术、立法和资金投入等各领域都需要更加有力的支持。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所带来的压力使得遗产的文化环境和建筑环境不堪重负。对古迹遗址环境的综合改善要触及不同群体的利益与习惯,如何顺利开展此项工作是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当前的研究任务之一。

    古迹遗址的环境通常无法人为控制,社会生活、经济和文化一直处于动态发展过程中,妥善处理各种矛盾需要综合考虑整个生态体系,需要经济的支持和公众的参与,同时还需要摆脱严格遵守美学定律的束缚,因为它经常导致对古迹遗址的长期保护和短期流行风尚之间的矛盾。必须采取更主动的策略,深刻理解和正确对待古迹遗址环境的外观效果,特别是它的历史、文化和环境方面的内涵。因此,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倡导跨学科的广泛研究,建立更完善的实施准则。

    2004年主题:回归大地 ——土建筑遗产

    这一主题的确定是缘于2003年12月26日清晨伊朗东南部古城巴姆市Bam发生的六点三级地震。灾难造成四千多人死亡,其中包括一些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成员。文化遗产损失惨重,城中三十处历史遗迹中绝大多数,如古集市,已然坍塌, 砖土结构的古城堡破损严重,但依然矗立未倒。从中人们认识到土建筑作为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见证了古代社会生活,传递着诸多的历史信息,但在当前重建扩建工程日渐膨胀,自然环境日益恶化的形势下,古老的土建筑遗产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为此,2004年“4·18国际古迹遗产日”的主题被确定为土建筑遗产。祖先使用泥土这种最为朴素的材料,借助智慧的头脑和灵巧的双手,创造了形式多样、风格迥异的建筑和景观。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几乎都可以捕捉到土建遗产的痕迹。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鼓励人们在这一天把目光投向土建遗产,了解它的过去,关注它的未来,从而使这一古老的建筑形式得到应有的尊重和爱护。

    2003年主题:水下文化遗产

    水下文化遗产同其他类型的文化遗产一样,目前正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威胁。高额的利润和水下行动的隐密性诱惑着众多的入侵者。他们使用高科技手段对水下文化遗产进行不合理开发,极大地破坏了遗产主体及其环境。许多地方缺少相应的法律手段来阻止这类侵扰,还有些地方虽然有较为健全的法律条文,但却未能得到切实有效的执行。通常情况下,公众对水下文化遗产的价值认识不足,更缺乏对其所有权的主动掌控,使得水下文化遗产长期处于一种无人看管的危险境地。那些被海水淹没的城市、曾经繁荣一时的水上贸易航线遗迹、各个时期的沉船,一旦遭到破坏,他们所承载的历史信息将再也无处追寻。

    1996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通过了一部关于水下文化遗产的保护和管理的国际宪章,由此促成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1年11月通过的水下遗产公约的诞生。

    2003年“4·18国际古迹遗址日”主题定为“水下文化遗产”,旨在推动上述宪章和公约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执行,号召人们共同保护这些散布在江河湖海中的历史遗存。

    2002年主题:20世纪遗产

    近代遗产,特别是同古典现代风格相联系的各类古迹遗址,是人类共同遗产中不容忽视的部分,因为他们直观反映了建筑和社会发展的主要过程。20世纪遗产相对与更古老或更传统的遗产而言,较少得到人们的认同和保护。同时,精致的设计和某些新技术的尝试应用也使得他们更为脆弱,易于受损。为满足当前需要而对其稍加变动,就会更改整体建筑风格和质量。此外,面对数量庞大的该类建筑物或建筑群,如何加以选择,建立和运行保护和修复体系也是一个难题。

    199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在墨西哥召开大会,会议期间收到一些关于保护“现代”遗产的提案(主要针对东欧和以色列地区)。2000年濒危遗产报告中也表达了对19、20世纪各类遗产命运的忧虑,例如一些体育场、飞机场、水下设施和大型市区公园目前正处于被废弃或被改造的境地。2001年至2002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举办了一系列科学研讨会,以便使20世纪遗产能够在世界遗产名录上占有一席之地。同时,理事会还会同其他相关国际组织,如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协会(ITCCIH)、国际现代建筑文献组织(DOCOMOMO)等,积极开展该领域内的合作。2001年9月底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召开了有多国参加的工作会议,一项国际行动计划和科学合作纲领出台,并在10月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委员会和执行委员会会议上通过并采用。
   
    2002年“4·18国际古迹遗址日”强调二十世纪遗产的重要性,借以引发相关的学术讨论,为共同保护人类近现代遗产提供真实可行的理论、技术依据。

    2001年主题:拯救我们的历史村镇

    如今,世界各国的历史村镇及当地建筑传统正在被迅猛发展的城市化进程所吞没。 这一严峻形势早已在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的濒危世界遗产报告中反复强调。在2001年4月18日,“拯救我们的历史村镇”被再一次重申,旨在敦促国际社会各方力量携手遏制新兴建筑潮流对历史村镇的威胁。另一方面,由于年轻人向往大城市的现代化生活方式,许多历史村镇居民数量在逐年递减,人口老龄化。如果没有相应的政策引导和措施协调,地处偏远地带的古村落极有可能在未来数年内自然废弃消失。同时,各国对历史村镇及其地方传统的文献记载远未及完善,这意味这类遗产一旦失落将无处追寻。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鼓励各国政府和人们对此给予一定的关注,探求有效的方式保证历史村镇物质本体和社会功能的双重延续,同时运用音像和文字等多种手段全面记录历史村镇的各方面特征风貌,这对人文艺术科学的研究发展无疑是意义重大的。
                                  (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秘书处供稿)

相关新闻:
 
     
 
福建省文物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www.fjww.com 众成伟业 制作维护
 
地址:福州市白马中路25号 邮编:35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