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言心不好推辞,便脱了外套,在家时里面只穿了件酒红sE的打底衫,极好地g勒出漂亮的身形,特别是x前圆鼓鼓的两团,一看就柔软得要命,隐约还能看出些N罩的轮廓,引人遐想。

    有那么一瞬间,她察觉到对方莫名炽热的视线,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抬眼望去,对方正在和丈夫喝酒,举止优雅坦荡,连侧脸都如上帝偏Ai般的JiNg致好看,挑不出一点错处与毛病。

    “陆总喝……我还要喝……心心,你也陪着陆总喝,人家好不容易来一躺,一定要把人陪开心!”

    可怜的丈夫,还不知道这个“陪”字等会竟变成了另一种意思。

    谷言心将垂落的乌黑发丝挂在耳后,这动作有着说不出的撩人。

    她柔声说:“老公,你别喝了,你醉了。”

    “不、我没醉,没醉……”

    骆正平摆摆手,仰头瘫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的酒杯霍然一松,哐当一响,落到了地上。

    谷言心也醉得半斤八两,软软地靠在沙发上。

    她原本羞怯的眼神在酒JiNg的作用下变得朦胧迷离,双眸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粉雕玉琢的脸蛋泛起微醺的红晕,像是桃花初绽,透出几分娇YAn与妩媚。

    “好热啊,喝了酒都会这么热吗……”她有些意识不清道,猫儿似的呢喃。

    她感觉x口一凉,不知什么时候陆沉安竟坐到了她的身侧,一只青筋凸出的大手落在她的大腿,若有似无地摩挲,竟有几分亲昵的味道。

    另一只手则贴心地卷起了她的衣服,深红sE的打底衫堆在雪白的x口之上,层层叠叠的,那半罩杯的雪白Nr0U,被挤出来深深的ruG0u,如同热乎的大馒头。

    “这样还热么?”

    充满磁X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陆沉安低声哄她,语气中莫名笑意。

    醉酒的谷言心没有察觉到此时穿着上的异常,甚至还迷迷糊糊给猎人道谢:“谢、谢谢……好多了。”

    “下面呢?下面也热吗?”

    男人的手逐渐向下,微微掀起了她的裙子。